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孤儿怨,家庭伦理剧场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sport 乐动体育中文官网 网游乐动体育 官网 仙侠乐动体育 官网 竞技乐动体育 官网 热门乐动体育 官网 都市乐动体育 官网 言情乐动体育 官网 穿越乐动体育 官网 灵异乐动体育 官网 军事乐动体育 官网 官场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 官网排行 校园乐动体育 官网 推理乐动体育 官网 总裁乐动体育 官网 同人乐动体育 官网 架空乐动体育 官网 玄幻乐动体育 官网 武侠乐动体育 官网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乐动体育 官网 历史乐动体育 官网 全本乐动体育 官网
好看乐动体育 官网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 > 玄幻乐动体育 官网 > 黑巫师朱鹏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号:49280  时间:2019-10-21  字数:8036 
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孤儿怨,家庭伦理剧场    下一章 ( → )
  温暖:

  即便是现代化的中国,也依然存在许许多多不幸的家庭,但渐强盛的国家总算可以给予一定程度的维护,青山孤儿院的环境谈不上太好,师资力量不足,但至少不会让里面的孩子们落街头像野狗一样冻饿至死…宁作太平犬,不做世人。Ω 』Δ.』m

  “媳妇,那孩子真皮实,胖嘟嘟的也招人喜欢,我们就要他吧。”一个戴着眼镜瘦弱而斯文的男人注视着操场上追着一群小姑娘到处跑的胖墩,对着身旁脸色惨白的妇人言道。

  “这孩子…太大了吧?”

  “他只是长得大,其实才五岁,而且他也姓朱,刚好和你家男人一个祖宗姓氏。”一旁的阿姨在推波助澜的言道,院里的孩子能够得到领养的话,对于孤儿来说无疑是相对较好的归宿。

  丈夫眼中透出狂热与喜爱,脸色惨白的妇人虽然总觉得远处那个小胖子身上透着一股,但她自己的肚子,却轻叹一声终究没有说什么。

  诡异:

  那个孩子果然很,一个五岁的孩子到了陌生的环境,不哭不闹不给人添一点麻烦,甚至还会帮忙干活,他似乎知道谁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哄得丈夫团团转,然而当他自己独处时,就总是喜欢呆在阴暗的房间里。

  白脸女人不时可以个孩子在黑暗中与不知名的存在低语交谈,他咯咯得笑,带着一股令人骨悚然的感觉,而每当她出现时,那个孩子就走出了黑暗恢复了正常…可我总能的眼睛里冒出暗红色的光。

  恶魔:

  收养那个小灾星的报应果然很快来了,在村子里当老师的丈夫患上了毒症,医院里的白大褂说,这个病没法治…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一定都是他的错。

  外面下着大雨,漫天的雷暴撕裂黑暗,轰隆隆的闷响恍若苍天暴怒,破败的房子出吱吱的响声,就好像随时都要塌了一样。白脸女人拿起一柄菜刀,她冲入屋内个正在给丈夫喂药的胖小子,她要砍死这个小灾星,她要砍死这个小灾星,她这样想着,身体就这样做了。

  虚弱的丈夫咳着血夺下了她的刀,但白脸女人推倒了已经虚弱不堪的丈夫,她拽着那个男孩的衣领把他扔了出去,扔出了这个家。

  这样才能有好,这样才能有好。

  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的,但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孩子在雨夜门外的眼神,那让人骨悚然的眼神,暗红色像溢鲜血一样的眼神。

  “啊…”猛然支撑起身体从趴伏中惊醒过来,一个苍老的,脸颊上布深深皱纹,脸色惨白的妇人汗水淋漓。我仿佛那个眼睛里充着血一样颜色的恶鬼,提着当年砍杀他的那柄菜刀回来了。

  “王婶,王婶,你怎么了,噩梦了吗?”

  “唉,现在这年月,谁不是一闭上眼睛就噩梦啊。”

  “我去给领导请假,让您歇两天吧。”

  四面传来嘈杂混乱的言语,过了足足十分钟左右,白脸的妇人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军区的后厨,那纠了自己二十多年梦魇,依然会时不时的侵袭自己。枯瘦的十指双手入花白的头里,白脸女人低下头恍若落在岸上的鱼一样,她艰难吃力地息着。

  …爱恨令人着魔,它们可以像水一样使人溺亡…

  与此同时,朱茵的家里,赵成龙坐在桌子上,朱鹏坐在椅子上,两人都各自翻动着手中的材料。

  既然恐惧,那就面对它,直视它,不能让它反过来把你噬掉。

  “即便以整个巫师世界为单位,拥有直接“即死”效果的法术也并不多,除了那些特别冷僻的外,相对比较出名并且常用的就这么几种:三阶传奇法术黑暗索魂咒,四阶传奇法术死亡一指,五阶传奇法术冥神之羽。

  其中黑暗索魂咒需要施术者拥有极度强烈的负面情绪驾驭操控,一时的强烈情绪波动并不行,必须要是长久的持续不断的负面情绪,并且修成这一招后每施术一次,都会对施术的巫师造成反作用力,绝大多数三阶传奇巫师修炼这一法术后,都活不到晋升四阶,但一旦真的有晋升四阶的,那基本上就是预备中的黑巫王了。

  死亡一指拼几率,成功率一般在百分之七十五左右,有些运气特别好的人,中十几记死亡一指就是毫无损。这一招的好处是没什么反噬,坏处是特别消耗魔力,并且在关键的时候经常失效。

  冥神之羽是范围即死法术,注意,这一招居然不是负能量法术,也就是说连五阶白巫师也有可能施展,以施术者为中心扩散冥神之羽,接触黑羽即有一定几率触即死效果,这一招也是经典的以寡敌众法术,曾经有巫师以这一招轻易干掉了十几头巨龙与大批传奇英雄。”朱鹏翻雯通过网络传过来的资料,并且不时解释给面前的光头男听。他与赵成龙在三天前的一役后成为了颇为要好的朋友,两人换彼此的修炼心得,一同研究能够产生即死效果的法术,这几天下来,各自都获益不少。

  “传奇英雄是指什么?”

  “在三阶或四阶时拥有强实力与巨大名望的人,巫师职业者不需要巨大名望,晋升四阶即为传奇,他们普遍是指有机会冲击五阶凡生命的存在。”朱鹏如此的解释道,并且向赵成龙举了个例子:

  中华武士会李静玄与那些丹师们,他们晋升三阶,恐怕是清一的强三阶,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会拥有传奇称号。

  “就算是巫师世界,这种即死类法术也不太多,不过有什么防范的办法吗?”

  “最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拥有凡特质或者称之为神,这样所有的即死法术都对你没有效果了…实在做不到的话,高价准备一些装备,修炼一些拥有防御即死效果的光明系能力,有矛就有盾。”朱鹏一边告诫赵成龙,同时自己也寻思着去哪搞一件防御即死的装备,拥有凡特质后,防即死能力就没有效果了,所以特别修炼相关的防御技能,意义不大。

  “…你刚刚读的资料里,这个即死法术最少也是三阶才应该修炼的东西,为什么你一阶不到就提前拥有了?上一次我输得好冤枉。”想想自己灰飞烟灭的战魔二号,赵成龙就蛋疼,如果不是受到精神力反噬,他也不会在朱鹏这里连休了三天长假。

  “那是一个意外,事实上让我再做一次的话,我都不敢保证还会不会触即死效果,不过我总结了一下‘死亡凝视’的可能触条件:

  第一,对手必须非常虚弱,受伤越重,越虚弱,就越容易触死亡凝视效果。如果目标是一个生命力旺盛的健全存在,黄金蛮牛可能瞪到地老天荒也触不了即死效果;

  第二,似乎黄金蛮牛负面情绪越高,触即死的几率也就越高,不过这一点暂时无法验证;

  总结,平常关注一下拥有即死能力的各种存在,一旦碰到他们,全力出手在短时间内完成格杀,战时间越短,触即死的可能也就越低。

  其实你真的不用太在意这个,低阶职业者能够拥有即死能力的存在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这一招远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用,物理伤害,能量轰击,这才是消灭对手的王道选择,所谓的即死,不过是偶然成功的偏门罢了。沉于这种能力,就是典型的因噎废食以偏概全。”

  “…说的有道理,只要你不让你那头牛瞪我,我估计我这辈子都碰不到第二个拥有即死能力的存在了,将军百战死,我只是不能接受自己死的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罢了。”说到这时,赵成龙间的电话突然开始震动,打开后眼,这个盖世太保般的光头军人就站了起来,然后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些a4纸递给了朱鹏。

  “这是我训练与控制深渊生命的心得体会,可能对你没什么用,但毕竟是我的心血,帮我把它们留传下去。先走了,有些军务需要处理。”

  “你的身体还没完全调养好,如果有需要战斗的地方,叫我一声。现在恶魔斗场连你都被我打穿了,我也闷的。”

  “呵,可惜你不是军人,有些事情我们不可能和你联手。”摇摇头,赵成龙拍了拍朱鹏的肩膀,然后他便离去了。

  朱鹏一个人在屋里坐在椅子上翻下手上的材料,击败了赵成龙,在通过胜利誓约获得相当量命运之力的同时,变异绿泥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誓约之力加持:hp+6,不过对于变异绿泥来说这意义不大,在它的战斗中需要使用自身属的时候不多,不过在形态转变过程中的确有可能被对手突击打断,所以撑一撑血量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长官,我回来了。喏,这是最新的一些情报,不过崔副官说您就烧掉,这是绝对绝对不能外传的,不然很容易造成麻烦。”朱茵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把一个档案夹递给了朱鹏。虽然现在金陵军区不乏正式巫师,但无论崔副官还是朱茵,都更愿意相信朱鹏这个正苗红的中国人。

  “哀鸣钟塔…殿下…祭品…阿索尔…暗翼白龙佛瑞迪。我先找人打听一下,巫师城各类学派数百上千,哀鸣钟塔也不是其中最顶尖的组织,不过能被称之为殿下的,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金陵城有什么值得他们图谋的?”将得到的信息整理了一下送给伊雯,朱鹏回想着之前在安恩尼那里未来画面,心里隐隐约约间有了一些猜想,却不敢把握十足的确定。倘若如果朱鹏的猜想是正确的,那让哀鸣钟塔放过金陵城,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这背后的利益的确是过于巨大了。

  “呃…长官。今天我妈妈回来,麻烦您做点好吃的…另外,我妈稍微有点‘受迫害恐惧症’如果她有冒犯之处,还请您千万见谅。”在朱鹏送完信息,又一次阅读刚到手的材料时,朱茵合十双手祈祷状的如是恳求。

  “放心,我不会和老人计较什么的,房间需要我让出去吗?我去其它地方凑和一段时间也没关系的。”

  “不用,真的不用,我妈和我睡一块。”

  “贴心的小棉袄…”

  暮时分,憔悴的白脸女人臂弯提着一个蓝子走在返回家属区的道路上,一路上不时有人“王婶王婶”亲热地与她打招呼,皱纹极深的老妇人一一地点头回应,极为和善的样子。

  此时此刻的金陵,也只有军区还能保持这样秩序与宁静。

  回到了自己的家,老妇人的精神健旺了一些,她拿钥匙打开了房门,先就闻到了室的菜香与女儿在厨房里切菜的刀削声。

  “小茵,你居然学会做饭了!?”来到饭桌前桌香俱全的菜品,这样的一桌即便是在阳光时代时也算不薄的一餐了,而现今,恐怕连军区的长都未必有眼下这样的饮食待遇。

  “小茵,你怎么做了这么多,浪费了可怎么办?”

  “妈,哪有啊,一点都不多…你不在这几天家里有了一点点变化,我认了一个大哥,他能用深渊恶魔的血做菜,我们多吃一口,就是给军区减轻一口的口粮负担。”明丽的军装女孩脸颊上挂着面粉就跑出了厨房,她如飞鸟投林般扑入了自己母亲的怀里。

  头花白的妇人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孩这样开心过,来自女人的敏锐让她意识到了什么。

  “你认了一个大哥…是人家在屋里做饭啊,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懂事啊。”一边说着,她一边走向厨房,也想让自己女儿如此依恋的男人是谁。室的温馨幸福气息,随着厨房内外白脸妇人与绑着围裙正在切男子的目光对视而幻灭,时隔二十年了,他们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你…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恶鬼,你这个恶鬼。”全身颤抖,头花白的妇人以一种刀子似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男子,当目光移到朱鹏手中那柄菜刀时,她一下笑了:“我果然没有你是回来杀我的吗?”

  她一步一步走向朱鹏,一步一步与二十年前那个持刀女人的形像重合。强烈的心神冲击下,朱鹏的精神力与魔力织沸腾,它们在这一刻欢呼雀跃,主意识完全放开了对它们的压制,让它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奔

  在意识海内精神与魔力的运转冲击下,朱鹏一时间只觉得头痛裂,过往的记忆与此时眼前的现实叠重合,在他的眼中,干枯脸颊上布刀刻般皱纹,长长的黑遮挡着双眼的白袍女鬼,她摇摇晃晃地正朝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来。带来恐惧带来绝望带来漆黑如般的死意。

  “杀了我啊,你拿着这把刀来杀…啊!”朱鹏握着菜刀恍若一头迅猛的豹子般爆了,只是一瞬间他便把面前的老妇扑抵在墙壁上,菜刀砍在妇人的脖颈旁边,直接镶嵌在了墙壁里。

  “哥,你怎么了?你干什么啊,那是我妈啊。”

  “你少tm跟我装精神病,装不怕死。其实你怕死的很,你只是心里清楚,因为义父的关系我绝不会杀你,所以敢在我面前叫嚣。”完全没有理会捶打推动自己的朱茵,此时此刻朱鹏的眼睛里只有白脸老妇人那时而正常时而化为厉鬼的脸。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从来都没对当年所做的事后悔。不把你赶走,谁知道你会把我们家祸害到什么地步,你从小就不正常,喜欢一个人在阴暗的地方独处,不和其它孩子玩,你亲生父亲就是个烟鬼酒鬼滥赌徒,你三四岁的时候他就被抓进大牢里去了,你身体里就淌着肮脏恶心的血,我赶走你有什么不对?”白脸因恐惧亦或者愤怒而涨红,她竭力瞪视着面前的男人,表达着自己的理直气壮。

  “对,当年你赶我走是对的。”

  “…”“如果…如果当年你只是赶我走,我根本就不会恨你,当时家里条件不好,父亲又有了重病,你又怀着孩子…当时赶我走的确是家里所能做出的最正确选择。如果你只是做了这些事,我不会恨,更也不怪,而且我后学有所成时一定会回来照顾你和义父。

  但你赶我走,真的是为了那个家吗?

  把我赶走之后你又做了什么?你好好照顾义父了吗?你好好照顾那个家了吗?你怀着孩子偷走了家里所有的救命钱,然后跟村子里的懒汉跑了…当年我义父都是他学生孩子的家长凑钱埋的,你这个老婊*子,我真tm想一刀一刀剐了你。”言语到最后时,朱鹏简直眦目裂,当年他一身武功小成,再一次返回那个村镇时,只剩下屋的破败,那个摇摇坠的房屋历经多年也没有崩塌,先崩塌的,是里面的人心。

  村里的长者在认出朱鹏后,他哀叹着告诉了少年事情前后所有的经过,也让朱鹏见识到了人中的黑暗与丑恶。

  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已经知晓所有真相的白脸妇人她直接就瘫了,缓缓地坐下一股恶的气味从她身上传出…这个女人她怕穷怕苦怕死,却最终把自己搞成生不如死的样子。

  “别怕,别担心,我不会真的伤害你的。我不会让身体里淌着义父鲜血的小茵恨我,更何况杀你这种垃圾根本就是脏我的手,这么多年你自己骗自己玩很过瘾是吧?那你就慢慢骗着玩吧,只是你想过没有,当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你的女儿该怎样面对自己的母亲?”丢下了菜刀,朱鹏转身走出了厨房,只留下朱茵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母亲。

  对于朱鹏来说,这种程度的复仇已经足够了。

  在他回到房间里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时,电话又一次铃铃的响了,这一次不是长虹长动力手机,而是朱茵给他换的:《猪之歌》,不得不说,至少比长虹手机提示音好听多了。朱鹏调整了一下心情,然后接通了伊雯从深渊之城打来的电话。

  “喂,告诉你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说吧,我今天知道的坏消息已经足够多了,所以再加一个也无所谓。”

  “哀鸣钟塔是以个以契约巫师为主体的巫师学派,有五阶凡巫师一位,不过目前正在异位面参与百年战争,目前真正主持者是两位四阶顶峰的传奇巫师,其中一位传奇称号为阴影主宰的巫师,他极为擅长死灵阴影召唤这三系黑巫术。”

  “…擅长死灵阴影召唤,他想拿金陵城的遗民献祭?”

  “对于坏消息,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感。按照你提供给我材料来推论,没错。

  从各位面夹中的星界世界拖出已然陷入永眠的神之尸骨,沟通唤醒它们的意识,通过大范围的黑巫术献祭转化它们的生命形态,以血与魂冲洗信仰枷锁,最后将它们变成拥有五阶凡特质的恐怖魔宠,这是最近七千年来,巫师世界困守在四阶巅峰契约巫师最惯用的晋升方式。

  成功率非常高,虽然代价高昂,虽然反噬巨大,但在成为五阶生命体后,自然有足够漫长悠久甚至于无尽的寿命去弥补伤害,四阶与五阶,一阶之差天地之别,四阶是人间传奇,五阶是史诗神话,尤其是以巫师职业晋升,跨出那一步后近乎成为永远的世界之王。”伊雯的话语里透出着一股沉重与畏惧,五阶生命体啊,不,四阶传奇他们这些小杂鱼职业者也一样惹不起啊。

  “谢谢你,伊雯。不过,这其实对我来说是一条好消息。”突然间无声的笑了,朱鹏伸出舌头自己的嘴,意识海内强烈的负面情绪突然得到了宣的出口,这个男人的双目之中,甚至隐隐出了两缕暗红色的光。

  “喂喂…朱鹏,你别来啊,我去求我姐姐找哀鸣钟塔协商解决,喂喂?”

  翻出那些尘封许久的武器,一件一件的重新装备在身上,三阶大巫朱鹏当然惹不起,但弱一点的一阶巫师甚至召唤师,朱鹏便未必杀不掉。

  (也许我的血管里真的着肮脏堕落的血,不然…为什么在我不快时,会这样的想杀人,杀杀杀杀杀杀杀。)

  …以神名铸剑,赦杀戮无罪…

  枯瘦的老人仰躺在柔软温暖的厚厚皮间,他一边喝着上好的冰镇葡萄酒,一边不时亲吻着怀中不到二十岁俏丽少女的香腮,这个地球女孩出于少女本能地轻微挣扎,更让他感觉充了情趣。

  “辛苦了一辈子,唯有醇酒与美人,才让我觉得所付出的没有白费。”老巫师喃喃的语,在颠倒醉之中,享受着酒与,在半醒半醉间,品味平生的经历。不仅仅是怀中的女孩而已,片刻之后一群身无寸缕的女孩将老人包裹,纵情声不过如是。

  然而突兀地,有双手包裹住了老巫师的脖颈,如果是四周的女孩,这双手未免太大了一些。

  老巫师被醇酒麻痹的精神瞬间清醒,植于冥想法的防御天赋应而,然而却已经晚了,他整个人的身躯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掷出窗外,虽然天赋防御力场已然升起,然而在撞出窗外后近的大地,老巫师惨叫着,然后砰地一声摔成了西红柿鸡蛋面,红的白的黄的,都混杂在了一起。

  巫师的天赋防御力场的确是强悍绝伦,相对于其它职业几乎是绝对的战斗优势,过一定度的物体会被挡开,对身体造成一定程度危害的会被挡开,甚至引起巫师本能警觉的一样都会被挡开,正式的巫师几乎不可能再被刺客杀伤,甚至刚刚朱鹏的双手摸到了老巫师的脖子,却绝不可能顺势拧断他的脖子,所以朱鹏选择把他掷向了窗外,在现在的金陵城,有点身份的巫师都喜欢住在高层建筑,而一旦楼层过了五层往上,一二阶巫师的天赋防御力场根本就挡不住这个高度的重力加势能,摔一个死一个,绝无幸理。

  “跑吧,尽管终究还是会死,但尽可能跑掉吧。”

  房间内的女孩们惊骇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的男人,他周身皮甲背负着标与大剑,此时门外已经隐隐传来巫师追随者的喧哗声,朱鹏原本打算用投掷标从窗户逃出去,可是间里的女孩,想了想,他拔出背上的大剑,一脚踹开房门,从正面,在那个老巫师众多的追随者中,扬剑杀了出去。

  风尘三尺剑,神稷一戎衣。

  我做我能做到的事情,只是求个问心无愧,我只杀我能杀的人…老子不信,把骨干杀光,就剩一两个大巫师,也能够布下大型的黑巫术法阵?

  着扑面而来的刀光寒芒,朱鹏双目赤红,纵剑冲杀。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黑巫师朱鹏   下一章 ( → )
暴风法神巫师之旅放开那个女巫深渊主宰系统大龙挂了法神直播间奈格里之魂行尸腐肉灵武逆天亡灵持政
欢迎您对黑巫师朱鹏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孤儿怨,家庭伦理剧场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黑巫师朱鹏的乐动体育 官网,就到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