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第十七章:凶宅魔道先贤与杀神计划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sport 乐动体育中文官网 网游乐动体育 官网 仙侠乐动体育 官网 竞技乐动体育 官网 热门乐动体育 官网 都市乐动体育 官网 言情乐动体育 官网 穿越乐动体育 官网 灵异乐动体育 官网 军事乐动体育 官网 官场乐动体育 官网
乐动体育 官网排行 校园乐动体育 官网 推理乐动体育 官网 总裁乐动体育 官网 同人乐动体育 官网 架空乐动体育 官网 玄幻乐动体育 官网 武侠乐动体育 官网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乐动体育 官网 历史乐动体育 官网 全本乐动体育 官网
好看乐动体育 官网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 > 玄幻乐动体育 官网 > 黑巫师朱鹏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号:49280  时间:2019-10-21  字数:9020 
上一章   第十七章:凶宅,魔道先贤与杀神计划    下一章 ( → )
  暗夜,冷巷,昏黑,只有身旁的臂膀能让人有些温暖安心的感觉,因此小罗下意识地靠了过去。

  安全,温暖的感觉将之笼罩,就像清晨干净的阳光照进一个久久未曾晾晒的房间,原本阴冷的感觉渐渐被焚烧净化,如同充分晒透的棉被,抱在怀里有一种舒软感。

  对于身旁的盲女小罗靠过来,朱鹏倒也没有介意,他施了一个巧劲让小罗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将重量全部移到自己身上,这样她自然就会轻松舒适许多。

  当来到女孩指向的那楼宇时,朱鹏走过去四面张望了一下,筒子楼的下面有一位干枯、腐朽、黑瘦的老伯正在烤着红薯,他将厚厚得糖涂抹在红薯上,然后就着火焰让糖与烤红薯的香气充分融合,让香气在这寒夜里飘出去很远。

  “老伯,这么晚还没休息啊?麻烦来个红薯,另外这个小姑娘住几楼啊,她睡着了,我想送她上去。”朱鹏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递钱,没想到这个烤红薯的老伯并没有接过钱币,而是直勾勾的看了他半天,然后他轻声唤道:“小罗?小罗?你到家了,醒一醒。”

  随着他的声音,小罗从甜甜的酣睡当中醒来,她刚刚醒转就闻到烤红薯那熟悉的香气。

  “安达罗·骨猜爷爷!?谢谢您,哦,我身旁这位先生,他是刚刚救过我的人,请您也给他烤一个红薯吧。”小罗与这个汩罗老头似乎很熟悉的样子,见此朱鹏也就不说什么了。

  “好了,烤红薯就不必了。小罗,你也到了,那我就离开了。”本来就不图人家什么,这个小罗虽然略有几分异族风情、秀美姿,但一个谢婉晴就够夏洛特忍的了,得寸进尺贪婪无度,最后真的会闹出事的。

  “不要。”小罗本能地这样急语一句,然而下一刻她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略一愣后,女孩双手紧紧抓着朱鹏的衣袖道:“至少上去喝杯茶,听我唱一首歌再走好吗?这,应该是我唯一能报答您的了。”

  泫然泣,泪珠儿盈眼帘,小罗这般的情态让朱鹏都愣了一下,略一沉之后,他笑了笑道:“也好,唱一首华国的曲子吧,我身在异乡,能听一听故国的歌也是好的。”

  朱鹏拿着两个烫手的烤红薯一同上楼,只留下那干枯黑瘦的老头守在寒夜炭炉旁,在小罗打开门的瞬间,房间里传来“咔嚓”一声异响,朱鹏作为江湖中人本身就是很警觉的,他迅速按住身前小罗的肩膀,既是保护她也是制住她。

  “这里应该就你一个人住吧?”

  “嗯,是啊。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朱鹏的声音虽然没有起伏变化,但小罗是盲女,她似乎天然就对旁人的心境感应敏锐些,此时此刻急急得解释言道。她,很害怕身旁的这个男人不相信自己。

  “那我帮你进去看一看。”手掌微一用力,劲力扩散,小罗肩膀有些痛楚,却咬着牙不敢发出声。

  (她的确是不会武功的。)朱鹏心中放下一些警惕然后小心地走入房间,颇大的一处房子,但不知道为什么让人感到有一股气森森的意味。

  在走入这个房间后,朱鹏就感觉自己背后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跟上了什么东西,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

  蓦然一回身,然而目光所及什么东西都没有,朱鹏微微扬眉,然后他移步到那传出异响的房间:

  窗户打开着,因晚风而白纱飞舞,台灯被撞倒了,一只纯黑的肥猫此时此刻正站在房壁浮雕上面,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藐视得看着朱鹏。

  据说,猫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它都看不起你。

  “虚惊一场,是一只猫。”

  “哦,的确,总有一只猫跑进来,吃我的东西喝我的牛,有的时候还抓坏我的衣服。”站在门外的小罗舒了一口气,然后她走进来打开一道道灯火的电钮开关。

  “你能看到?”

  “不是,打开灯让人知道这家里有人,能让我多点安全感吗!你喜欢喝什么茶,红茶还是绿茶?”下外衣,然后小罗开始忙碌起来,看得出来她的确很熟悉这里每一件物品的摆放,因此即便眼前看不到东西,却依然游刃有余,几乎与常人也没什么两样。

  “现在已经很晚了,给我来杯红茶就好,绿茶这个时候喝未免太寒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小罗进入这个房间后,房间里本来笼罩积聚的寒感渐渐就消失了,朱鹏背后的那种窥视感也消失了,似乎,很神奇的样子。

  “你收入不低啊,这处房子至少有一百二十多平米,上下两层,装潢看起来也很考究,在酒会唱歌收入这么高吗?”

  “不是的,是这里房租特别低。说起来你不要介意哦,这里据说是整个华人区最大的凶宅,有一个变态恶把这里住着的一家七口全杀了,据说当时的场面可血腥了。我听说这里房租超便宜,然后离我工作的地方还特别近,于是我就搬过来住了,现在住了两年了,什么事都没有。”小罗双手端着一杯热气腾腾得红茶递过来,她有些得意地言道。

  只是在朱鹏的视角里,整个房间伴随着她的话语都化成了一片血池,地腥红色的鲜血,这家住宅的男主人脑袋上淌着血被缚着手绑在椅子上,眼睁睁看着自己子被那个疯狂的畜牧强暴污辱。

  两位老人已经死去了,而在杀这里的女主人后,那个疯子一刀捅死被绑着的男子,然后他向房间屋子里蜷缩哭泣的孩子们伸出了自己腥红色的手掌!

  小罗递过来的红茶,沸腾翻腾,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如同一杯煮沸的血浆。

  朱鹏低头看了看,然后他举杯一口一口喝了下去,初入口时是浓烈的血腥气,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转化为红茶的浓香,最后被朱鹏服入胃。

  (老夫连带血的人都吃下过不只一盘,这种程度也想撼我心神?)伴随着朱鹏将血茶饮尽,笼罩他周身的幻境消散,依然是洁净的房间,依然是盲女小罗在调试着钢琴。

  “那个犯人最后怎么样了,抓到了吗?”

  “没有,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根本跑不掉,在这个房间里住了几天后,上吊自杀了。不过也有人说是厉鬼索命,他做事太狠了,杀人后又呆在这里,因此被厉鬼控制着自杀了,死了八个人,无一得活,因此才说这里是凶宅啊。”伴随着小罗的话语,朱鹏隐隐约约看到一具由血组成的巨鬼,它凭依控制着那个凶狂的男子,让他自己把脖子伸到绳套里,然后猛地蹬开凳子。

  “好了,好了,大晚上的我们不说这个了,说得我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最后得说一句,那个凶手不是我们汩罗人哦,是华国的雇工,听说原本和老板还有些亲戚关系,只是太好赌了,欠了好多好多债,最后发狂把老板一家都杀了。我就不明白,既然都已经打算去死了,他去砍那些他的赌不好吗?为什么要杀自己的东家一家呢?”

  “长期沉饮酒、赌博的人会产生一种退行变化,也就是说他们的自制力会越来越差,明明是个成年人,但自我控制能力却渐渐退化到十七八岁甚至六七岁的程度…成年人的躯体,熊孩子的心态,他们会做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欺软怕硬的本能和生物应反应都会变得很明显。”朱鹏举着茶杯,淡淡言道,抬头却看面前小姑娘一脸崇拜兼懵的表情。

  “怎么了,还不唱歌吗?”

  “哦,不是。只是觉得虽然听不懂,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您是传说中的心理医生吗?”

  “不是。只不过我的工作有时候需要揣摩人心,另外活得比较久自然就会知道的多一些。”因为生命的漫长,智慧往往会自然增长,当然,前提是你保持着自身的意识清明,依然还拥有思辨和思考的能力。

  接着,两人都不说话了。

  在片刻的气氛酝酿之后,小罗纤纤十指犹如精灵起舞一般在钢琴上跃动起来,她选择的歌曲很优美,很好听,也的确很适合华国异乡人在这夜下饮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中秋之词,自水调歌头一出,余词皆废。

  苍龙界域与地球的时空相似度很高,这个世界也有水调歌头,只是这首绝世之词的作者却并不是苏轼,而是一个叫宁毅、字立恒的男人,是华国暗部魔门一脉的先贤高手,初入江湖时仅仅只是一介布商赘婿之身,却最终创下“心魔”字号横扫天下,本身也是绝世词人。

  只是,朱鹏也有些搞不清楚,这哥们到底是穿越的,还是位面同步投影的干活。

  …一代魔主宁立恒引领他所处在的时代大,引发华国科技革命、教育革命、政治革命,然而似乎因为时空抑制力的影响,西方的科技文明之火同样提前数百年迸发,并且位面异变,能量汐复苏,武人个人武力获得近乎无限度的增长提升,在宁立恒死后,华国原本的科技大渐渐转向,新生的苍龙帝国在保留其文明成果的同时,更多的转向到武道、个体生命进化方面的发展,新生的帝国更加强大、残暴、充旺盛生命力;

  那无比雄浑的底蕴力量,让东方古国在面对其后东西方文明对撞中,也未曾陷入过多的劣势,保留下基本尊严与回旋的余地,并且,其国土面积相比地球时代也更加辽阔广大…

  兰达诺尔。

  这是汩罗一片隐蔽的原始丛林,有着茂密的热带雨林,丰富的宝石与矿产资源,若仅论自然禀赋之出众,这里可谓汩罗国境内最闪耀的一颗明珠。

  更重要的是,这里盘踞着长期与政府军对抗的**武装,多地军阀组织火拼,每每打得不可开,造成了许多的死伤混乱,也给各方势力的军火商贩提供了市场。

  总而言之,这里常年四季如初夏,相对优越的物产,隐秘的丛林,丰富的水网,软弱的政府军,混乱的局势,为许多走私者、雇佣兵、私人军阀势力提供了很好的行动渠道。

  汩罗政府控制的区域是龙蛇混杂,非常混乱,而这里则比之更混乱十倍,是彻头彻尾的弱强食,丛林法则。

  不过现在,有几个人乘着船踏上了这片土地。

  “想要杀蛊神,我们绝对不能主动去找他,我们主动去找他,就像唐僧去西天取经,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面见到佛祖一样,那个时候我们精力耗尽,他想要让我们生就生,想要让我们死就死,我们一点机会都不会有的。”旅馆老板,蛊神昔日的大弟子瓦骨库里华语说得非常纯,看来他想杀自己的师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半个月的准备,背脊上背着一个沉重的大包裹,也不知道里面装得都是什么,他要是能扛个导弹过来,绝对能对蛊神造成足够的威胁,但看着似乎也不像。

  “要杀蛊神,最好让他放弃自己的势力优势来找我们,在他的眼里我们三个就是他一只手就能碾死的虫子,只有让他耗费心力来找我们,我们再布置好地利优势,最后我们三个联手,才有一定的胜算。”

  “蛊神也是老江湖了,要达成那么多条件让他过来送死,似乎不大现实吧?”项燕鼻子问道。

  “正常情况下,这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但如果我们杀了他的儿子,再做出潜逃海外之势,几乎一生都没离开过汩罗的蛊神一定会了方寸,他会抢在我们逃出汩罗前截下我们…要抢时间,自然就来不及细想和准备,更何况他当时必然是狂怒攻心。”瓦骨库里这样言道,很明显方方面面都思虑得非常周全了。

  “好了,走吧。杀人这种事情,终究是做得要比说得多,另外瓦骨库里,蛊神儿子留给你杀,没问题吧?”伸手,恍若金蛇般充的金钱剑自朱鹏的袖口中探出,然后盘附在主人的手臂上。

  朱鹏要求瓦骨库里杀掉蛊神独子,是要他投名状,不然他和蛊神毕竟是师徒关系,朱鹏与项燕终究无法完全信他。

  “…我明白,都走到了这一步,我自然不会再回头。”因为朱鹏的话语,瓦骨库里脸色晴变幻,最后他这样沉声言道,那腔的杀意,在此时此刻已然是决然至极。

  与此同时,就在朱鹏、项燕、瓦骨库里踏上这片土地的同时。

  在这片地域热带丛林之中,有一处人工开辟的平地,大树之上支撑着几栋精致的木屋,有一种山光鸟类、世外桃源之感。

  这些木屋的楼梯结构式样,呈盘旋状,离着地面足足有两米,下面是大的柱子支撑着,这是非常典型的热带建筑风格,因为离地面高,防热气和蛇虫鼠蚁上涌。

  在这些建筑的四周,隐隐有氤氲似的雾气在环绕着,毒蛇在这雾气当中穿行犹如成了怪,腾风乘雾一般,地面上树桩当中不时有毒蝎与蜈蚣在爬行着,这个小村庄看似没有任务防护,实际上普通人擅入必死,因为这是汩罗最精锐蛊师的培养基地,某种意义上汩罗蛊神的道场。

  就在这一片暗藏杀机的世外桃源环境中,一个头白发,身穿无袖短褂的男子,他抱双臂于怀中,一身过阳光充分照的黑褐皮肤,眼睛烁烁生光,非常的拔英俊,此时他正看着木楼前面平坦的广场上,几名正在修炼中的蛊师。

  这个世界武道昌盛,所谓蛊师其实也是修炼蛊术的武者,在华国也有五毒拳、以毒淬体种种秘传魔功,只是汩罗走得更加极端,或者是因为人道发展的不昌盛,让这片地域的人对于大自然、对于热带雨林当中遍布的种种毒物充敬畏,自然认为与之结合是晋升突破的捷径,其实也不能说这种理念就一定是错的,至少汩罗人真的走出了自己的武道特色。

  “你们生在一个好时代,从小吃穿不愁,无需与险恶的环境搏杀死斗,不用担心在自己的家里睡,却被恶兽破窗而入啃咬夺命。拜入了师尊门下,有哈德山将军为你们提供一切需要的物资,只需静心修炼就好,在这样好的环境下,如果你们还修炼不出成绩,就该死,就该以自己的血回馈蛊神。”白发短褂的青年男子在一名名正在忍受蛊术淬炼的蛊师面前走来走去,厉声言道,蛊神在汩罗有着近乎神一样的地位,不仅仅因为他是外罡强者而已,更因为这个年代汩罗的人均寿命不到五十年,而蛊神却已经活了一百多岁了。

  修长的寿命,强大的力量,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神秘手段与奇异事迹,这样的人不是神又是什么?

  蛊神是神明,那么他的儿子自然也就是神之长子,帕纳姆今年已经三十多岁,然而因为得了蛊神真传,生命力强大充沛,看起来就像二十岁出头一样,这些年蛊神已经不再亲自培养蛊师了,对外宣称是在闭关潜修更强大的蛊术,但帕纳姆心里清楚,事实并不是那样。

  想到自己迟迟无法进的实力,想到哈德山将军对自己越来越不耐烦的模样,帕纳姆的心中充了恐惧。他自幼就认为自己是神之长子,获得蛊神真传,一路突飞猛进:本命(炼体)、毒元(丹气)、蛊人(非人)自己一路冲上来都非常顺利,并且战力之强,曾经多次以一人之力敌多名其它国家武者,并战而胜之。

  那个时候帕纳姆对自己是充自信的,自信自己的确就是神之长子,自己未来一定可以成为新的蛊神。

  然而一切的一切在这些年来都产生了变化,父亲渐渐开始对自己不闻不问,自身的实力停滞不前,对于哈德山将军这样的大军阀来说,汩罗蛊神才是值得尊敬并与之结的,而仅仅是一名蛊人,就意义不大了。

  闭上眼睛,镇自身燥动的心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白发青年体内的本命蛊突然传来预警惊鸣!

  (有敌人来了,他们直接突破了雾蛊毒阵!?)

  …

  如果仅仅只是朱鹏与项燕出现在这里,在那变幻莫测的雾蛊毒阵面前他们恐怕根本不会出手,而是知难而退的退去,像这种积年累月构建成的防御阵地,要么是知道应对法门,要么是由外罡强者强行以磅礴之力硬破除,非人境界不知进退的硬闯,是很有可能直接死在里面的。

  但有瓦骨库里这个反骨仔在一切就没有问题了,他当年是蛊神的大弟子,几乎是当作接班人来培养的,对于这里相应的种种阵势变化当然烂于心,而蛊神这边也根本就没想到他还敢回来。

  瓦骨库里从自己背负的包裹里取出并挥洒大量红黄的药粉,毒雾消融,蛊虫退散,即便有一些凶极烈的蛇蝎蛊虫不肯退去,陡然于林间穿出袭杀,也都被朱鹏的金钱剑、项燕的飞镰刀迅速斩杀了。

  雾蛊毒阵也并没有多么漫长,尤其是以三名非人武者的脚程而言。

  “瓦骨库里,你这个叛徒居然还敢回来?”帕纳姆,那名白发短褂显出结实双臂的青年男子怒声斥道。

  “帕纳姆,好久不见,我不过是回来拿回我自己的东西。当然,也要你和那个老东西的命当利息!”再下一刻,帕纳姆与瓦骨库里同时出手,他们的一支手臂同时异化畸变,最后同时变作一条巨型的黑红蜈蚣远远碰撞到了一起。

  华国这个境界的武者虽然称之为非人,但真的是少有非人到这个地步的,蛊人蛊人,先蛊后人,修炼到这个境界的蛊师,除了一些必要的器官要害外,其它地方已经都填充各式各样的蛊虫了,看到这两个家伙这样的状态,朱鹏其实好奇他们未来是怎样做更进一步的突破的,毕竟几乎连自己的血肌体都已经没有了。

  而在这个时候,平地一边那些正在以蛊虫剧毒淬炼身体的精锐蛊师也纷纷散功,抄出大刀片子往这边跑,想要参战。

  朱鹏摸着自己的良心讲,这些毒元/丹气境界的蛊师,战斗力真的是有的,他们身躯强壮、敏捷彪悍,可以口剧毒有一定程度的远程攻击能力,正常的武功妙他们是打不过华国的丹气境武者的,但真的是死斗的话,华国的丹气境武者十个里要有七八个莫明其妙的死在这些蛊师手里,尤其是女高手,本来正在手,对方身上突然跳过来一堆蜈蚣、毒蝎,华国的女高手即便不吓昏过去也要战斗力锐减。

  即便是男高手,一记重拳印在对方膛,结果拳头收回来发现对方没死,自己拳头发黑了…事实而言,除非名门大宗的精锐弟子,不然华国丹气境武者的普遍素质是刚不过汩罗蛊师的,在渐渐熟悉对方的技能手段后情况会好很多,但同境界情况下依然是七三、八二的胜率提升到六四开而已。

  但也没办法,汩罗训练蛊师,从本命/炼体境就开始一地一地的死人,整个汩罗就蛊师这一个特色职业,因此它家大业大死得起,而在华国,即便是魔门也没有这样一地一地死人的。

  更何况低阶盅师精锐化也意义不大,到了蛊人/非人境界,华国武者与汩罗蛊师就开始五五开了,华国非人境界的武者基本上都身经百战,又劲力外显拥有各种远程能力与神异属,汩罗蛊人的诡秘手段顶多一开始占到便宜,只要不死对手,越打下去,蛊人这边的胜算就越低。

  总是出奇制胜,等你那边的“奇”我都见识过了,你还拿什么制胜?

  整个汩罗,仅仅只有一位汩罗蛊神威压一国,而华国诸宗外罡境界武者接近两百多位,随便挑出一个战斗力较高的都能和汩罗蛊神五五开,当然,蛊神在汩罗会强一些,但华国过来五位外罡一样是直接平推,蛊术一道固然有其妙可取之处,但总体而言依然是偏门左道,若无升华,永难成为堂皇正道。

  朱鹏懒得去欺负一些小毒人,自上方木屋中走出一名循声而至的壮汉,他在看清情况后周身蝎甲浮出,咆哮一声猛扑下来,被朱鹏飞身而起横空一剑截住。据瓦骨库里估算,这里顶多有五位相当于华国非人境界的蛊人,毕竟蛊神不问世事久矣,自己这个大师兄破门而去,仅仅只凭帕纳姆所谓神之长子的身份,是不住太多人的,事实上整个汩罗蛊术一门也不过九位蛊人,几乎全部都是蛊神的亲传弟子,与华国那多到有人统计但都没人记住的非人武者数量根本没法比。

  三打五,朱鹏与项燕都是何等心气高傲之人,自然无所畏惧,不过片刻的功夫项燕就已然以飞镰双刀肆意砍杀光那些精锐蛊师,地毒血漫溢侵蚀得地面沙沙作响,如果是丹气境武者都有可能被直接熏倒,但项燕非人境界,劲力外显却是泰然无惧。

  另一边,朱鹏已然与那名蝎子人打了起来,朱鹏修炼杀意劲力加持无影杀腿身法迅快,他挥舞着手中的金钱软剑几乎是以各自角度压制着那名蝎子人打,锋利无比的金钱剑咔嚓切割在蝎甲蛊衣上爆起大片大片的星火。

  黑暗无生经在被朱鹏学习后,渐渐异化,衍生出许多原本没有的诸多法门变化,只是对面是一个毒人,朱鹏不大敢放手往这家伙身上尽情施展,因此只是驾驭金钱剑施展剑术刀招。

  在攻杀闪躲的过程中,朱鹏背后的木屋突然爆开,窜出一道犹如巨蛇般凶毒猛恶之身影,刹那间,自身陷入被前后夹击的尴尬状态中,猛地踏碎脚下木桩,一蛇一蝎两名蛊人几乎撞到一起,而在下一刻却被正下方朱鹏扩散升起的剑光完全笼罩。

  看到朱鹏以一敌二,项燕手持飞镰双刀刚打算过去帮忙,却愕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包围在一片透明而坚韧的蛛丝当中。

  “别去管你的同伴,和姐姐好好乐一乐…我保证,让你死得毫无痛苦。”纤细的手掌上燃烧着魅的幽紫烟炎,一位肤白腿长极美极媚的女子走了出来,她出手姿态曼妙犹如轻歌曼舞,或者说,那是一曲毒蛛之舞。

  项燕发现自己被困锁在一片不知何时布置成的蛛网阵中,自己的对手可以凭借这些坚韧的蛛网凌空飞舞,身法诡异如鬼如妖,然而自己虽然不至于被束缚住,但一刀挥出,N层蛛线拦截,每一道蛛线宣消磨掉的力道都不大,但项燕自己是清楚的,这种状态下与人战斗,自己的出手速度、身法速度都被削弱了至少三层,而体能消耗速度则是平常的五倍以上,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对面那蛛女的幽紫烟炎消融成一片枯骨。

  同时,带着朱鹏与项燕来到这里的瓦骨库里却在被帕纳姆着打,人总是容易高估自己,低估别人一些,瓦骨库里当年只看到了帕纳姆受到师尊的宠爱,却没看到人家也真的是一路突飞猛进的变强,离开近十年之后,瓦骨库里依然以过去的眼光看帕纳姆,却没想到这位神之长子真的在实力上已经超过他了。
上一章   黑巫师朱鹏   下一章 ( → )
暴风法神巫师之旅放开那个女巫深渊主宰系统大龙挂了法神直播间奈格里之魂行尸腐肉灵武逆天亡灵持政
欢迎您对黑巫师朱鹏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第十七章:凶宅魔道先贤与杀神计划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黑巫师朱鹏的乐动体育 官网,就到独特乐动体育 官网网。